幻灯二

新冠疫情对幼儿早教投资市场带来哪些影响?

新冠疫情对幼儿早教投资市场带来哪些影响?(图1)

2020年,全球都处于大封锁状态中,人们才意识到学校和托儿所的作用如此重要。事实证明,当托儿所关闭时,上班族父母的工作效率也随之下降了。投资者及时关注到了这个趋势,他们预测社会重新开放后,对幼儿教育和看护服务的需求会更大。

Promise Venture Studio是一家非营利组织,主要业务是支持初创企业和其他机构提供儿童看护和早教服务。

Promise Venture Studio的首席执行官Matt Glickman说:“疫情凸显了幼儿教育的重要性,随着家庭、社区和政府越来越重视早教,人们对这一市场的兴趣越来越大。”

最近的数据表明,这个行业将会持续增长。据投资银行BMO Capital Markets的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公共和私人在幼儿教育上的总支出达到了450亿美元。从2014年开始,这个数字以年均4.1%的速度增长。

在过去10年里,早教初创公司获得的风险投资总额一直在稳步增长,直到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破了这种趋势。不过,早教投资仍然只占美国教育技术初创公司风险投资的一小部分。根据EdSurge公开的投资数据显示,在过去四年里,总部位于美国的早教初创公司获得了约3.72亿美元的风险投资,约占在此期间美国教育技术初创公司所获风险投资总额的5.7%。

新冠疫情对幼儿早教投资市场带来哪些影响?(图2)图:2017-2020年美国早教初创公司获得的风险投资金额

(来源:Edsurge)

今年两笔可观的融资交易表明,这个市场仍然很受投资者的关注。1月,致力于实现蒙特梭利教育现代化和主流化的教育运营管理企业Higher Ground Education完成4000万美元的融资。上个月,早教平台Brightwheel获得5500万美元投资。

投资公司Lumos Capital Group负责人Rohan Wadhwa表示,“早期教育领域高度分散,技术含量相对较低”,这使得早教市场“创新和投资成果丰硕”。Lumos Capital Group已经发布了对早教市场的展望。

早教机构的整合“操作系统”

Wadhwa这样的投资者认为,早教机构的市场比较分散。除了像上市公司Bright Horizons这样的少数大型企业外,大多数公司都是小企业或家庭式托儿所。

在新冠疫情来临之前,家庭式托儿所越来越少,自2005年以来,早教机构的数量一直在下降。根据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数据显示,从2005年到2017年,获得经营许可的小型家庭式托儿所数量下降了近一半。尽管如此,由于大型机构的运营能力提高了,能够入学的学生名额实际上增加了。

但这忽视了一个事实,很多大型企业往往在城市和郊区经营,而农村地区只能依赖家庭式托儿所。研究表明,低收入家庭、西班牙裔和黑人家庭更有可能把孩子送进家庭式育儿所,所以可能因其减少而受到更大的影响。

新冠疫情对幼儿早教投资市场带来哪些影响?(图3)图:美国获得经营许可的早教机构

(来源: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

MyVillage和Wonderschool等创业资本支持的初创公司致力于帮助个人开办家庭托儿所,这些公司为人们提供开办家庭托儿所需的许可、认证和市场推广服务。作为交换,他们会从早教机构的收益中抽取一部分。不过新冠疫情影响了这些初创公司的运营,有些企业的项目只能被迫停止(所以,Wonderschool等公司裁掉了一批员工)。

尽管最近很多早教机构关闭了,但两党政策中心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新冠疫情期间,家庭式托儿所最有可能在疫情早期保持开放,其中28%仍然处于开放状态(而只有10%的大型机构没有关闭)。一项调查显示,93%的早教机构仍然开放,虽然早教行业已经从疫情早期被冲击的状态中逐渐回升,但仍有企业永久关闭了,而营业的机构仍然在努力生存。

Wonderschool首席执行官Chris Bennett认为,如果满足需求的早教机构减少,未来家庭式托儿所的数量将会增加。Chris说:“幼儿教育是我国经济流动的助推器,无论是对于上班族父母,还是对于家庭和社区托儿所等小型企业的所有者,幼儿教育都至关重要。我们预计,公司的业务会大幅增加。”

这可能会给技术供应商带来机遇,他们为教育机构提供技术支持。

Brightwheel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Dave Vasen表示,许多早教机构的经营者仍然采取纸质办公的方式,用纸张来管理账单、工资单、通信、日程安排和其他业务运行的后勤工作。有时他们也会用商业软件,但这可能是一笔高昂的费用。

Creative Learning Preschool是美国丹佛东北部一家家庭式运营的托儿所,为大约70名孩子提供服务,执行董事Pam Melot说,他们的软件订阅费用高达3万美元,这几乎和雇佣一位老师的费用相同。

Brightwheel正试图通过开发一个整合性的操作系统来降低这些成本,这个平台将很多行政服务,包括计费和工资、招生和考勤、课程安排和课程规划等全部整合在一起。Vasen说,他其实是想建立一个整合式“后端操作系统”来帮助经营者管理业务。他补充说,目前大约有2.5万家学前班和早教中心在使用它,其中很多是只有10个孩子左右的小型家庭式托儿所。

2017年开始使用Brightwheel的Melot说,她现在每年支付的软件费用大约只有5000美元。另外,“不用再为文书工作和不同的软件而烦恼”,员工们能够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与孩子和家长沟通上。

Brightwheel最新一轮融资对该公司的估值超过6亿美元,这表明投资者相信其业务需求将会增长。

Wadhwa说:“这是在成长阶段非常有投资价值的市场之一。”他指的是ProCare以可观的价格被收购事件,这是一家与Brightwheel类似的软件平台,该公司在2018年以5.5亿美元的价格被收购。

新冠疫情对幼儿早教投资市场带来哪些影响?(图4)新冠疫情对幼儿早教投资市场带来哪些影响?(图5)图:2017-2020年美国早教初创公司所获得的风险投资商品类型&主要客户分布

(来源:Edsurge)

后疫情时代的教育需求

老话说,没有任何书籍、应用软件、育儿网站和研讨会能帮你成为合格的父母。但仍有很多创业者尝试为新手父母提供教学服务,即使他们中的很多人同样是新晋父母。

疫情期间,越来越多的早教机构关门了,父母们发现自己必须担负起教育孩子的责任,包括如何教孩子,教什么。因此,“更多的父母想要学习教育方法,并愿意购买线上和线下教学课程,”Wadhwa说。

消费者育儿市场充斥着提供育儿技巧和建议,或者教授基本技能的产品,比如教孩子拼读ABC、识别基本图形和颜色。投资者及时抓住了机遇,开发幼儿游戏的Enuma已经获得了超过1300万美元投资,还有Homer,该公司最近融资了5000万美元,用于为新手父母提供线上教学。实体产品也有一定的需求。Lovevery是一家位于美国爱达荷州的儿童早教平台,Lovevery针对儿童发育阶段的特定活动提供玩具,锻炼幼儿早期学习能力,该公司在2019完成2000万美元融资。

消费科技投资公司Maven Ventures合伙人Sara Deshpande说:“我认为幼儿教育不是关于学校的技术,而是关于家庭的技术。”她指出,在Brightwheel等公司为早教机构开发整合式“操作系统”的同时,其他公司也在尝试为家庭开发同样的系统。

其中就包括Maple,该公司最近融资了350万美元,用于打造一个“家庭科技平台”,帮助父母记录并整合他们在某一天或一周内的所有育儿任务。另一家初创公司Milo也在研究类似的产品,包括策划育儿活动和项目的数字平台。

Milo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Avni Patel Thompson说:“有很多更专业的投资者了解早教市场,新冠疫情让人们认识到早教的重要性以及父母在早教中的必要性。如果父母连早期教育的琐事都无法处理好,他们自然也不能解决孩子成长中的其他教育问题。”

Promise Venture Studio格里克曼指出:“对幼儿来说健康也很重要。”他表示,初创公司正在开发能够让父母更好地了解儿童发展的其他领域的工具。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者研发了一款名为Huckleberry的App,这款由人工智能驱动的应用获得了360万美元投资,主要功能是帮助新手父母分析和改善孩子的睡眠状态。

如果有效,这些工具可能会找到有意向购买的父母,在新冠疫情的大环境下,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参与到孩子的教育中。教育投资公司Juvo Ventures联合创始人Maia Sharpley说:“现在父母们已经在家照顾孩子一年多了,我认为他们会持续关注孩子的早教。”

本文来源: EdSurge

原作者: Tony Wan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