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资本加持、技术迭代,少儿编程走过“少儿”时期

少儿编程赛道目前已经进入中场阶段。从2015年初露锋芒至今,少儿编程在我国已走过六个年头,这六年中,赛道玩家进进出出,融资金额也大大小小。虽然这条赛道尚且年轻,但不可否认其已经度过开场阶段,开始进入中期洗牌环节。身处这一阶段,可以说既没有早期“摸着石头过河”那般的扑朔迷离,同时也远未到后期“拨开云雾见青天”那样的一目了然。那么,这样一条步入中场阶段的赛道有哪些改变,又会给人们带来什么惊喜呢?

图片

从“少儿”到“青年”

少儿编程中场进行时

近些年来,少儿编程在我国悄然走红,其中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国家政策的利好发展。自2010年教育部发布《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2010-2020)》,要求加快教育信息化基础设施以来,我国少儿编程行业便开始在政策土壤中萌芽。2014年,浙江省将信息技术纳入高考选考科目,并于2017年高考首次出现编程相关题目。此外,像北京、重庆、广东、厦门、湖北等等省市也先后颁布相关政策支持编程教育的发展。

2015年“十三五”规划后,国内少儿编程迎来了一个发展的小高峰,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通知,将信息化教学能力纳入学校办学水平考评体系。自此,编程教育“名正言顺”的纳入基础学科。进入2020年,教育部又出台“强基计划”,推出新的人才培养方案,其中与编程相关的内容占比高达40%。

细看2010到2020这十年间少儿编程政策的发展历程,其已从早期规划设想层次,逐步过渡延伸到中期落地实行阶段,真正的进入了“开花结果”时期。


图片


市面主流少儿编程品牌

政策沐浴下,少儿编程企业不断催生。数据显示,截至到2020年,我国在业或存续的少儿编程相关企业共有653家。尤其近三年,少儿编程类教育机构数量增长迅速。其中,2018年新增注册97家;2019年高达255家;2020年相较于前一年增速有所放缓,但也有190家之多。

那么,这块蛋糕究竟有多大呢?研究表明,目前少儿编程市场规模预估有40亿元,学员规模1500万人左右。预计未来5年,市场规模将有望达到300亿元,尤其在竞赛及相关学科政策的牵引下,家长对少儿编程的接受度与支付意愿还在逐步提升。仅看核桃编程一家企业,付费学员数量就从最初2万多人增长到如今的320万之多,要知道这不过才用了短短三年时间而已。家长对给孩子报名少儿编程课程的高涨热情可见一斑。


图片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当下我国少儿编程行业的客单价基本在7000-10000元/年,即使有像核桃编程这样高性价比的机构“刺激”,市场渗透率也仅为1.5%,远低于国外的平均水平。从这点来看,如果能将客单价进一步压低,实现编程教育普惠,处于中期阶段的少儿编程还能发出更有力的声音。


图片

资本视角之少儿编程中场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少儿编程项目融资总次数达33起,为历年最多。2020年少儿编程项目披露融资金额为17.97亿元,为历年最高。整体来看,十年来少儿编程行业总融资事件105起,其中披露事件总融资金额近46亿元。此外,近十年的融资轮次发生情况显示,天使&种子轮融资事件共有51起,占比48.6%。Pre-A至A+轮融资事件27起,占比25.7%。早期融资还是比较频繁的,中后期融资则相对较少。


图片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现象在2019年后有所改观。2019年以前,少儿编程项目的融资基本都集中在天使&种子轮、Pre-A至A+轮这些阶段。2019年后尤其是进入2020年,早期融资项目开始大幅减少,C轮以上融资及战略融逐渐增多,并发生了行业第一起并购事件(三七互娱并购妙小程编程)。

另据之前黑板洞察统计的数据显示,210家少儿编程公司中,排除139家没有任何融资记录的公司,在披露的70家公司中,已经有多个项目跑到了C轮及以上的阶段。其中,于近日完成的核桃编程C轮系列融资,是迄今为止少儿编程行业规模最大的一笔融资,金额高达2亿美元。同时,这轮融资也是目前在线教育C轮融资里的最高额。

从马太效应的角度看,目前少儿编程行业头部公司效应已经显现——融资事件数量减少,融资金额规模扩大。2018至2020年,融资数量从33起下跌到13起,融资金额却从12亿元上涨到近18亿元。因此我们此前曾得出结论,即处于行业后面的公司(尤其是没有任何融资记录披露的公司)如果不能打磨好自己的商业模式,将很难再拿到融资,没有稳定的现金流作为支撑,公司也会在后续的运营中遇到巨大困难。

正如参投核桃编程C轮融资的老股东华兴新经济基金的执行董事雷鸣所说:“我们长期看好编程教育赛道。作为一种新兴的素质教育学科,编程教育能够提升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已经逐渐受到家长的广泛认知和接受。而核桃编程的人机互动模式,能够显著降低师资成本,优化UE模型,并通过技术迭代实现自适应授课,代表了更先进的授课方式。”

可见在投资人眼中,优秀的商业逻辑有多么重要。而就目前情况来看,少儿编程各个融资阶段的公司数量已经拉开差距,行业的中期洗牌正在加速进行。谁能打磨好自身产品,构建出符合规律的商业逻辑,谁才有能力做资本的朋友,在日趋激烈的竞争中占据主动。

图片

技术视角之少儿编程中场

AI科技赋能——因材施教不再是空想

如今社会各个领域都在拥抱人工智能,“AI+”似乎成了各行各业所探讨的热点话题。那么,回到少儿编程领域,这个本身就是基于AI技术而兴起的行业,又会和AI产生怎样的火花呢?

核桃编程联合创始人兼CTO王宇航表示:“我们坚信AI是规模化因材施教的唯一解,同时在教培行业首创了AI人机双师教学模式,通过构建学习者模型、教学范式与个性化引擎,实现大规模的个性化教学。”的确,在教育“定制化”已成趋势的当下,教育从业者需要为每个孩子提供最适合的教育方案。某种程度上讲,通过AI技术,未来教育完全有可能从“吃大锅饭”转变为“品精细粮”。

基于编程的天然优势——实时人机交互状态,核桃编程首创了 AI 人机双师互动学习辅导系统。通过人机互动学习过程对每个孩子的学习情况进行数据采集分析,通过自适应的练习系统和导师辅导实现大规模的个性化教学。同时,配合项目制与剧情化交互体验的新型课程模式,学生们可以在学编程的过程兼顾兴趣和效率。核桃编程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核桃编程会继续专注AI技术的研发,希望可以通过编程助力教育普惠的实现。


图片


青出于蓝,能否胜于蓝呢?

追本溯源讲,少儿编程发端于上世纪60年代西方。1967年,多位MIT计算机学家打造了第一套编程语言——LOGO。与一般计算机语言有所不同,LOGO语言输出的结果是几何图形。应用到教育领域后,孩子就可以通过编程的方式让计算机程序变得看得见,摸得着,拥有图形化的展现。

此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米切尔·瑞思尼克把LOGO语言进行改良,在LOGO语言的基础上推出了以图形化为主的新一代少儿编程语言,这种语言就是现在最主流的编程语言——Scratch,也是目前市面上少儿编程教育机构所普遍采用的教学语言之一。

少儿编程传入中国的这些年来,我国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自己的编程工具,基本依靠国外的代码平台进行教学。直至核桃编程发布的图形化编程工具“NUTS”的出现,终于取得了零的突破。据了解,NUTS是一款自主研发的专为中国孩子定制的图形化编程工具,没有一行代码来自Scratch官方。在教学方面,其加载速度、运行效率与扩展性等方面得到了极大提升,未来还将全面接入各类少儿编程赛事。

说少儿编程被“卡脖子”可能有些危言耸听,不过前段时间,杨洁篪委员在中美高层会谈时的一句话很值得我们思考。面对美方,他掷地有声地讲到“历史会证明,对中国采取卡脖子的办法,最后受损的是自己。”这样强有力发声,是民族自信的体现,其背后源于我们自身强大的实力。

只有真正掌握技术,走自主创新之路,才不会受制于人。少儿编程从国外引进到自主研发,这绝对是里程碑式的一段跨越。与此同时,我们也有底气去探讨,我国自主研发的少儿编程工具,未来有没有可能反哺到国际领域,引领整个行业的发展,实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效果呢?

结语

总的来看,进入赛道中期的少儿编程有着这样或那样的变化。这些变化有大有小、有好有坏,但整体还是很喜人的。我们看到了资本的持续青睐,也看到了技术的自主创新。未来,少儿编程将如何度过“中期发育”,成长为一条更大的赛道,我们静观其变。

作者:王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