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教育培训行业在监管重锤之下进入下一个时代

教育培训行业在监管重锤之下进入下一个时代(图1)

3月10日,刚刚复课不到10天的北京线下机构再次“停摆”。

  多个教培机构透露,北京开始对教育培训机构全面排查,海淀、昌平、朝阳陆续发出了教育培训专治行动的通知。当前,北京线下机构均不能复课,全部在等通知。

  “目前,北京相关部门已经对教育培训行业开始了‘拉网式’的排查,对于部分机构来说,这次将要面临比‘疫情’还要严峻的形势。”北京某K12机构创始人如是说道。

  校外培训的监管在与时俱进,最近一次大规模整顿是在2018年,那一次主要针对线下教育培训机构的消防、楼层、面积、下课时间以及办学许可证等方面进行排查,也有小部分对在线教育的监管要求。

  “这一次,比2018年还要猛烈。”上述从业者判断。

  这一次整顿有两个关键点:一是办学许可证;二是资金监管。

  北京作为教育高地将是第一站,接下来全国教育培训行业都将会面临排查,学科相关的培训机构面临的不确定性更甚。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研究会副会长马学雷向多知网表示:“北京全面整治培训机构,意味着政策对教育培训行业释放了更加明确的信号。”

  重锤之下,教培行业或将重新洗牌。

01

  “预估两会后会有教育培训相关的细则出台”

  “这次非常突然。”有从业者感到措手不及。

  实际上,这并不是一阵风,是多年的问题积累而来。只是,这次监管是“两会”最先发出了“口哨”。

  此次人大会议共收到400余份议案,超过十余份议案与教育相关,甚至有多条教育培训相关的意见建议冲上“热搜”。例如,有委员“倡议彻底取缔校外培训机构”。

  教育培训行业很少像现在这样举国关注,再次引发国家层面的重视。

  北京作为教育高地,在2018年整顿校外培训之时,出台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了“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等要求。到了2020年,依然出现了两起教育培训企业的“倒闭”风波。

  这次两会,让国家层面下定了决心。北京,率先行动起来。

  从3月5日起,北京各个区陆续召开教育培训行业的整顿会议,风声四起。目前,北京各区连续多天的会议正在商议如何将整顿进一步落地。

  北京可能不是唯一,全国教育培训机构皆受影响。

  “这次动作非常快,预估两会后一个星期之内,会有教育培训相关的细则出台。”北京海淀区某K12机构创始人说道。

02

  关键词:办学许可证、资金监管

  北京各区已经开始以“四不两直”方式进行突击检查。“四不两直”即暗查暗访制度,分别为“不发通知、不打招呼、不听汇报、不用陪同接待、直奔基层、直插现场”。

  多个教育培训从业者提到,此前政策中提到的,超纲超前、教师资格证等问题仍会继续排查,但这次重点和前提则是办学许可证和资金监管。

  上述海淀区某K12机构创始人透露,这次对学科方面的培训机构非常不利,必须备案,必须有办学许可证。但是,近两年,办学许可证基本已经处于“停发”的状态,申请过程非常艰难。

  另外一名教培从业者提到:“现在行政执法权已经归到了市场监督管理局,这个部门有加大处罚的权力,接下来,没有办学许可证的机构基本很难存活。”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是针对学科培训,但是,线下的素质教育机构密切观望。有素质教育机构提到:“相关部门在排查的过程中,可能对有的机构是‘学科’还是‘素质’难以判断,很可能会‘一刀切’。”

  在朝阳区,已经有素质教育机构收到了停课排查的通知。

  另有从业者表示,海淀区通知中明确:“正规的培训机构必须和银行签订监管合同,所收的学费不可以提前支取,过了监管期才能动,解决退费难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教育培训的资金监管已经在全国多个城市开始试点。资金监管之后,培训费先放银行,有争议可退回。

  根据温州商报报道,日前,工行文成支行与文成教育主管部门“达成合作”,开展智慧教培监管云平台试点。首批试点教培机构已与银行签订合作协议,此举标志着“教培监管业务”正式落地温州。

  据工行温州分行相关负责人介绍,“教培监管业务”类似银行推出的购房资金监管业务,即培训机构在银行开立专门账户,培训对象缴纳的学费放在这个专门账户里,银行对这笔费用进行监管,根据协议规定分批支付给教培机构。若该机构没按约定完成教学计划,或者教学期间培训机构与培训对象之间发生某种争议,经教育监管部门“认定”后,可向银行申请退回一定比例的费用。

  这样的举动有利于解决“预付款模式”的纠纷,有利于保护家长的消费权利。对于教育培训行业来说,正规的培训机构不会把学生预付的学费提前拿来使用,会有自己稳定的现金流。而资金监管倒逼培训机构重视现金流,引导行业良性发展。

03

  在线教育同样处于暴风眼

  虽然看起来培训机构的政策都针对地面机构,但是,实际上,对于在线教育来说,同样处于暴风眼。

  就在上个月,北京市教委约谈部分在线教育机构,要求下架没有教师资格证的主讲老师。

  早在2018年11月,教育部已经出台了《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提到了“强化在线培训监管”,并指出,线上培训机构所办学科类培训班的名称、培训内容、招生对象、进度安排、上课时间等必须在机构住所地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备案,必须将教师的姓名、照片、教师班次及教师资格证号在其网站显著位置予以公示。

  然而,有很多在线教育机构未履行到位。有机构提到:“有的老师考了教师资格证,但是,还没拿到手。”

  2019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又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该意见明确,要实施备案审查制度,要求实施在线教育培训,要对培训机构、培训内容和培训人员等进行备案。

  可以看到,对在线教育的政策也在完善之中,但是,没有百分百落地。而今年将有所改变。

  这次约谈,明确要求下架没有资格证的主讲老师。这只是信号之一。

  在在线教育的营销大战之下,广告或将成为在线教育整治的重点。有广告传媒人士向多知网透露,有关整个行业的广告投放细则呼之欲出,很多行业都会受到影响,包括教育行业。

  不少从业者认为,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政策方面对于线下比线上更加严格。

  “对培训机构的严格整治,对社会教育观点的引导,会导致课外学科培训遇到天花板。”马学雷认为,国家政策更鼓励硬核的教育科技,如基于大数据、人工智能,使得教育资源智能化的汇聚和使用、评测智能化等。

  在马学雷看来,培训机构未来在守法、依规之下,可以拓展新的路径,包括:发展素质教育,帮全日制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助力城乡一体化发展、高中有特色多样化发展、职业教育的大发展。

  有从业者指出:“教育培训行业的长远发展需要他律,也需要自律。”对于教育培训行业来说,如果说2020年的变数是疫情,那么2021年的变数是政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