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高职“升本”、独立学院“转设”,怎样才能实现多赢?

高职“升本”、独立学院“转设”,怎样才能实现多赢?(图1)

在2021年的新一年里,一批新的大学即将到来。

近日,山东、宁夏、四川、广东等12个省份相继宣布设立高校。

新建的公办本科院校主要转办独立学院,不是公办就是公办,不是公办就是民办。其中,引人注目的是独立学院和高职院校合并为本科职业院校。

例如,河北有三所新成立的大学-河北石油职业技术大学、河北科技职业技术大学和河北工业职业技术大学。三所高校均由高职院校和独立学院合并,转为本科层次的公办职业院校。

高职院校实现“本科升格”,独立学院实现“转换”,新的职业技术学院与独立学院合并,被认为是高职院校、独立学院和教育管理的“双赢”。新设职业技术大学要实现“三赢”效益,就要做好合并后的内部治理,切实坚持职业教育定位,提高职业教育质量。

去年12月,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谈到优化高等教育类型结构时,教育部发展规划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教育部正在积极推动一些2000年后新设的本科学校转型为应用型院校,在推进独立学院转型方面,一些学校现在正在与高职院校结对、合并,最终转型为职业技术大学。

职业技术大学是一类新兴的大学。2019年,教育部批复首批15所职业本科试点学校。这15所职业技术大学已由高职院校升格为本科和命名大学,但名称中必须保留“职业”二字。用意很明显,就是虽然是本科层次的大学,但必须坚持职业教育定位,以防这些学院偏离职业教育定位,想要成为学术型大学。

去年5月,教育部印发了《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制工作实施方案》,明确到2020年底,所有独立学院都要制定转制工作方案,同时推进一批独立学院转制。

选择与高职院校合并是独立学院转型的可行途径之一。一方面,高职院校有本科升本的需求,本科层面的独立学院合并可以达到升本的目的;另一方面,一些独立学院在转校时受到办学条件的制约。高职院校可以为转制学校提供相应的办学资源。

不过,也有独立学院的师生对这样的合并持不同意见,认为改制后不再将原母校名称列入校名,而所颁发的文凭是职业技术大学的文凭,会影响文凭的“含金量”。这反映了独立学院一直以来对母校的依赖,也反映出部分师生对职业教育的认可度不足。

在笔者看来,文凭含金量不在于学校名称,而在于学校完全独立设立后的质量。

在职业教育定位上,培养高素质职业技术人才,形成职业技术大学新品牌。高考生在选择大学时,不仅要看大学的名称,更要关注学校的质量和特色。

事实上,无论是高职院校还是独立学院,甚至是我国绝大多数地方本科院校,办学定位都应该是举办职业教育。

2014年,教育部推动600所地方本科院校向职业教育转型。但是,由于社会上还存在把职业教育视为低于普通教育层次的问题,很多人把本科院校转型开展职业教育称为“降级”。因此,包括独立学院在内的地方高校对职业教育的定位并不满意。

一些高职院校努力升级后,也想脱离职业教育定位,计划报考硕士,想办综合性大学。由于办学定位的不准确,不仅影响了高等教育整体合理结构的形成,而且影响了高等教育的发展。

要求高职院校升本后命名为职业技术大学,体现了教育主管部门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的良苦用心。而要让“高职升本”和“独立学院转设”成立的新职业技术大学,坚持职业教育办学定位,且办出高质量,需要推进以下两方面工作:

其一,要切实把职业教育办为和普通教育平等的类型教育,清理对职业教育的歧视性政策与规定,尤其是破除“唯学历论”,形成淡化学历崇尚技能的社会氛围。

其二,要落实和扩大学校的自主权。今年年初,教育部办印发《本科层次职业教育专业设置管理办法(试行)》,要求本科层次职业教育专业设置应体现职业教育类型特点,坚持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定位,进行系统设计。落实这一办法,就必须赋予职业院校办学自主权,由职业技术大学根据社会需求,自主设置专业和课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