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2021年会成为在线教育的终局还是起点?

最近和一些教育界的朋友交流,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并与大家分享。当然,这些不同观点还不够完善成熟,也欢迎我们读者们来讨论。

2021年会成为在线教育的终局还是起点?(图1)

首先,它仍然只是在线教育的开始,远远没有结束

当前的在线学习教育,更多是将传统的线下进行培训搬到线上,最多是将一个需要老师的授课教师能力可以放大了。但实际上只是课后训练,帮助学生提高成绩,取得更好的成绩,与真正的“教育”相去甚远。

疫情加速了在线学习教育管理行业的普及,让在线进行教育被更多人接受。但随着几家在线教育公司的发展,他们的创新非常有限,比如名师、大班、小班、标准化、教学体系等,早在新东方和学而思时代就已经存在。一方面,在线进行教育的大规模普及,就像一个物流、4G、手机可以这样学生基础教学设施的普及以及对于电商,在这经济基础知识之上,更创新性的产品和服务企业才有我们可能无法实现,有可能是VR/AR/AI、自适应学习、也有可能是通过某种更有效的学习研究方法;另一重要方面,课外实践培训的在线化大发展,正在倒逼校内教师教育的变革,校内毕竟是教育的主阵地,从K12到职业道德教育、高等学校教育,新技术、新理念、新产品的落地,正在期待加速。

如果把2020年的疫情与2003年的SARS相比,有许多令人惊讶的巧合。2000年左右,8848一度是中国电商行业的首席研究独角兽,之后平台易趣网风生水起,获得eBay投资,到2003年,慧聪网成为一个中国B2B电子信息商务企业第一家通过上市管理公司,市值达到了100多亿港元。但是,谁将主宰电子商务行业在当时是未知的,2003年非典迫使他们转向电子商务。阿里巴巴从 b2b 转向 c2c,建立了淘宝网(taobao) ,并试图在 zhongguancun 的刘强东在线销售 cd。电商行业的大潮,才刚刚发展开始。

二、好的教培产品还在不断出现

教学培训行业没有不良轨道,只有不良产品。

我越来越需要相信这句话,尤其是2020年,不断有更好的产品被市场所可以接受,打破了我之前的很多学生认知。这些产品并不是一下子出现的,也是经过几年的打磨和试错,而是逐渐走上正轨,开始规模化生产。

前两年因为社会工作人员关注了早幼教行业,随着经济政策进行变动和人口出生率的下滑,行业发展受到了极大影响。2016年,由于两胎政策,出生人数上升到1786万人, 但随后出现急剧下降,预计2017年为2000万,实际为1723万,2018年为1523万,2019年为1465万,为该国成立以来的新低,预计2020年将跌破1000万。很多人进行判断(包括我自己),新生儿人口数量的大幅增长下滑,随之发展而来的是早幼教教育行业的需求不断萎缩,这个社会领域研究就很难出现好的产品和公司了,即使学生是因为国家政策在2017-2018火了一把的托育,实际上也不是个好生意。但在这样的情况下,斑马艾未未像一匹黑马一样突围而出,凭借良好的经验、良好的声誉和快速的成长。

考研进行培训,30年历史,377万考生,需求更加旺盛,玩家通过众多,资本发展助力,但长期工作以来,未曾出现一些过年营收超过10亿元的领军企业。这里面固然有行业企业发展的逻辑使然,比如个别名师掌控工作内容和教学、头部机构提供基本问题都是通过加盟管理模式、全行业的标准化建设不足,等等,但更有文化产品力不足的因素,名师化、加盟模式、标准化程度不足,都是我们可以有效克服的阻碍,只是多数人选择了更容易走的路。据我调查了解,2020年终于有一家教培机构的考研进行培训企业产品,年营收过10亿了,事实可以证明,好的产品是会迅速被市场国家认可的,对于我们这家公司机构,10亿只是一个起点。

20年前创立的韦伯英语的崩溃,让我们看到了成人英语的终结。前四巨头正经历着不同的困境。华尔街英语换了主人,近几年规模缩水;英孚英语陷入外教和常规贷款丑闻,被送20亿美元寻求收购;米德兰英语借壳上市后,市值一路暴跌90%,至今只剩下1亿美元;流利的以AI为宣传点来说,五年亏损17亿,盈利遥遥无期,市值只有7000万美元。如果看这些研究机构的情况,很容易觉得成人英语教育培训工作不是个好生意。但到了2020年,又有了一家新的成人英语培训机构,年营收迅速突破10亿元。

下一个这样的产品会出现在没有哪个细分研究领域?是主要语言、编程培训、职业培训还是尚未出现的新类别?

下一个这样的产品会出现在没有哪个国家机构?它可能是当时的巨人之一,也可能是规模较小,知名度较低的机构之一。

三、用户管理行为在发生发展改变

在这些变化的背后,除了供应方产品的不断优化,需求方用户的行为也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

拼多多黄峥以前说过,卖给企业客户的产品,只有没有两样一个东西,得到的欢喜和失去的恐惧。到目前为止,教培行业更关注的是卖焦虑,也就是怕丢:别人的孩子都报名了,但我不报就落后了。90、00后一代的生活和消费教育观念发展正在不断发生一些不易觉察的变化,形成具有不同的消费文化圈层,完美日记、泡泡玛特、B站的崛起我们都是一个例证,他们卖的是得到的欢喜,不论是粗暴的多巴胺还是社会深层的精神寄托,不同的圈层在为学生自己对于不同的欢喜买单。教育行业是否可能帮助用户满足他们的需求,从害怕损失到获得快乐,从取悦外界的期望?

377万学生进行报名学习考研,100多万最终被录取,大约270万学生将落考,他们自己为什么会落考?他们的学习习惯是什么?影响备考的主要经济因素分析是什么?更能满足他们需求的产品应该是什么?

成人学生学习英语的原因都有自己什么?有多少人报名上课,有多少人没有报名上课?各自的原因分析是什么?固定的班级管理课程和灵活的线上录播课,针对的目标企业用户消费群体之间各有多大?用户需要什么样的产品?

教培行业企业当前的变革,更多是通过供给侧层面,围绕我们老师的效率进行优化,新东方的名师、学而思的标准化,在线化也是让一个需要老师不仅可以教更多发展学生。这在供应不足的情况下有效,只要生产出好的供应,产品就可以销售。但随着各家企业都是清北名师、985/211学生遍地,供给渐渐过剩,下一个阶段以及如何通过围绕市场需求端持续进行优化?

可能已经有人在这条路上了,最终,未来属于那些抓住用户的人。

四、几个值得反思的观点

家长给孩子报班学习能力都是一种望子成龙。在微信官方账号的一条消息中,大量年轻父母吐露:“我们报班的原因只是因为我们不想家里生孩子。”“报班是让老师帮我管理宝宝。至于学点什么,那就更好了。”“我给孩子报班一点效果都没有。不如自学,但我还是报了,因为我想有自己的时间。”……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受困于焦虑和鸡宝宝。

教育进行培训是引发中产阶级产生焦虑的产品。多年来,很多教培行业从业者口中都挂着这句话。你如何定义焦虑?中产阶级是否担心孩子的教育?成功的教培产品发展都是引发了学生焦虑吗?我确实看到很多学生喜欢一门学科,他们对一门学科和一位老师很感兴趣,他们在学习时没有父母的焦虑。

教育是反人性的。这句话我们简直一个已经是生活常识,但什么是人性?什么是教育?什么是反人类?百度进行解释人性是“在一定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历史发展条件下可以形成自己的人的品性”,这是个中性的句子,不涉及好坏。如果你承认教育是反人类的,那就是相信人性是邪恶的。但这个重要前提就是我们一家之言,也不是一个教育的本意。大多数人仍然希望投资于教育,获得更多的选择和更好的生活,这不是反人类,这个过程可以更愉快和有意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