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教育真是用来社会分层的吗,看杨东平怎么说

教育真是用来社会分层的吗,看杨东平怎么说(图1)

前不久,网上流传着一段视频,视频中北京一所大学的副教授咆哮道:“为什么没人告诉我,教育是为了分层的?”我看到一条信息说,“看看你周围的比赛,去PGA太难了,还需要别人告诉你吗?”

因为教育和社会分层问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理论问题。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很难用简单的语言来解释。这是我关注已久的问题,但要很简单地讨论这个问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今天我想和大家谈谈教育和社会分层。

教育对社会分层的影响由来已久。在现代社会,我们必须认识到,学校教育确实有两种不同的功能:筛选或培训,教育或教育。需要强调的是,教育本质上是一种文明制度,是育人育人的过程。特别是在义务教育阶段,在法律规定的保障教育中,禁止竞争、选拔和淘汰,不能过早地将其引入孩子们的生活。但是,义务教育之后,教育仍然具有筛选和社会分层的功能,包括高中教育和高等教育。

因为这不是保底的教育机会,而是好胜的教育机会,根据学生的学习能力来选拔学生。通过筛选和分流,学生可以走上不同的职业道路。一般来说,儿童分流越晚,越有利于社会公平。因此,除了美国和中国等大多数欧洲国家的早期分诊外,分诊是在高中,也就是义务教育之后进行的。也有不少地方在不断延长义务教育年限,也是为了维护社会公平。

教育对社会分层的影响由来已久,在现代社会,这种影响越来越严重。过去社会阶级阶层的形成主要受制于当时的社会经济政治制度,比如世袭制度,比如儿子继承父亲劳动的传统。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阶段,主要以财产、社会声望和职业作为社会分层的主要标志。20世纪中叶以来,随着教育的普及、经济的转型和白领的涌现,现代社会越来越具有学术社会的特征。换句话说,知识和教育水平越来越成为区分阶级的重要标志。教育已经成为获得优越社会地位和高收入的通道,围绕教育的竞争日益激烈。

要区分是教育的社会性问题还是社会教育的二重性问题。教育的二重性还体现在教育对推动社会变革、打破社会阶层固化的积极作用,以及通过社会分层创造社会阶层的功能。同时,我们也对通过教育公平促进社会公平寄予厚望。

教育公平与社会公平的因果关系历来是一个不清楚的问题。我们应该承认,教育仍然从属于社会制度,是整个社会政治经济结构的一部分。社会越公平,教育就越公平,反之亦然。因此,我们常说要区分教育的社会问题和社会的教育问题。我们不能只谈教育。这样一来,很多问题就没有意义了。如果这是一个社会问题,光靠教育是很难解决的。

举个例子,我们来谈谈职业教育。为什么现在人们这么不敢上职业高中,普高的竞争就成了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这是因为职业教育的社会地位低、职业待遇低、缺乏吸引力。这一问题的解决不能完全靠学校教育来解决,这涉及到企业制度、劳动力市场等问题。那么,教育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呢?因此,我们“要分两方面说”。教育有它自己的问题,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资源主要投向研究型大学和高等教育的顶峰,对职业教育缺乏必要的重视和投入。比如,高校扩招后,高校和高职院校集中了最多的农村贫困儿童,但要缴纳的学费却远高于研究型大学。这是什么道理?这不是“富人越富,穷人越穷”,加剧了马太效应。

如何破除学术社会“唯教育”的弊端,是需要全社会共同探讨和解决的课题。我们用革命性的方法扩大劳动人民子女的受教育权利,取消考试,按政治成分和家庭出身分配受教育机会。

但是实践证明,这种方法是错误的并且是不可取的。 它是在社会正义的口号下,剥夺了另一部分人民的教育机会,这种方法降低了整个社会的知识和学术水平,从而伤害了整个社会。

因此,在恢复高考后,基于政治地位确定教育机会的身份系统就被取消了。 但这仍然有一个结果,那就是重新强调了家庭的社会经济地位的重要性。 当使用分数作为阈值时,必须获得更大优势的是社会主导阶层的家庭和孩子。 因此,如何确保和扩大农村学生和贫困儿童的教育机会仍然是一个现实问题。

不要使用宏观社会解释理论作为个人选择的基础。

在讨论教育和社会分层时,还有一个非常令人关注的问题,那就是整个教育经济学和教育社会学都在研究中。影响一个人未来社会成就和经济收入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在这方面,国外进行了长期的后续调查。 无论是来自法国,美国还是日本,结论都令人沮丧。 调查发现,父母的受教育程度和家庭的社会经济背景,即家庭的文化资本,对孩子的学业和未来成就有重大影响。 实际上,这种说法在中国也存在。 自古以来,中国有句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出生时便会破洞”。 优雅的要点是“学术型家庭和家庭学习的起源”,它突出了家庭文化资本的重大影响。 这是一方面。

另一个主要影响是在中国的一个特定问题,即孩子的成长环境或居住地,无论孩子是在城市,城镇还是在农村地区受教育的,差异都很大。 因此,我认为这是教育公平最深刻,最严重的问题。 北京的许多白领工人抱怨不公平,因为他们的孩子没有进入国立人民大学附属的高中或清华大学附属的高中。 我们可以想到北京以外大小城市的学生,以及更广阔农村地区的学生。 我们应该感到,住在北京已经很幸运了。 这是一个观点。

我也想与您分享另一个非常重要的角度-我们不应该使用这种宏观的社会解释理论作为个人选择的基础。 个人选择是一种微观教育行为,它与宏观社会理论有关,但并非同一个人。 事物有大法则,小法则,大环境,小环境,大趋势,小趋势,大小原则,具体针对家庭和个人的教育选择,我们仍然必须看小趋势并更多地讨论小原因 。 好像我们不能通过查看长期经济预测和价格指数来确定今天要购买哪种食物,因为这大致是两件事。

尽管我们大多数人是平民和普通百姓,但我们仍然可以有选择地决定教育行为。

我们必须意识到,人的成功之路背后有一些重要因素。 有些可以更改,有些则很难更改。

第一个因素,刚才提到的非常重要的因素,家庭背景和父母的受教育程度等无法选择。

第二个因素是个人天赋。 尽管个人end赋不是一种选择,但它为个人提供了机会。 例如,如果您的家庭中有三个或五个孩子,您会发现每个人的才能和专业都大不相同。 过去,乡下人说,在笼子里放一只会的鸡就够了。 这意味着不需要所有孩子都上学,有些不需要当兵,有些需要经商,有些不需要在家务农。 ,为父母提供老年。 每个人的s赋都不一样。

第三个因素是个人努力。 即使您的家庭背景非常好,并且您的才智非常聪明,但是如果您不努力工作,结果会以邪恶的方式结束,那么您仍然不会成功。

第四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运气还是机会。 例如,1977年恢复高考真是太幸运了。 那些赶上高考浪潮的人改变了命运。

我们可以看到,在个人成功因素中,有些是个人可控制的,有些是不可控制的,但是无论在好时还是坏时,环境的好坏,个人的努力都是决定性的,始终是 重要。 您不能因为教育选择和分层的功能而责备他人。 无论每个时代的环境和社会如何,总会有胜利者和反击者。 我们常说的另一句话是“王子和将军,我宁愿有一种”,我们也说“我天生就是有用的,当我的财富消失时,我会回来的。” 这些都说明了个人努力对个人命运的巨大影响。

随着互联网和学习型社会的出现,当前相对僵化和单一的考试录取系统正在逐渐发生变化。 最终,每个人都有可能发挥自己的天性,发展成才,并提供更广阔的舞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