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Ai互动课堂抢占风口,成为在线教育的新战场

在疫情下,AI互动课堂趁机成为低成本排水的标准。


去年,现场卖家罗永浩相继带来教育产品斑马AI班和瓜龙英语AI班,被视为字节跳动和猿类辅导的正面PK。这代表着他曾经在K12领域低价推出排水之火,已经到了启蒙教育阶段。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Tiktok AI在过去半年乘风破浪,并在颤音上推出了大量广告。瓜瓜龙曾出现在《风浪姐姐》等节目中,并在全市投放近百个城市。核桃编程9.9元,开学季推出3元AI级,遥控越野车完成;猴子AI级,小火花AI。课时限制,秒杀


老玩家在推,新玩家在进来。


2020年7月,引入领导教育的海狸人工智能课程,8月通过家庭作业帮助推出鸭子人工智能课程。去年12月,新东方幼儿教育品牌新东方儿童+,推出AI互动班博博英语。不久前,基利库拉还推出了庸医英语系统的AI互动课堂。同时,网络素质教育品牌艺宝于去年4月推出了熊艺术AI班,而绘画啦啦队也于10月推出了戈壁AI班


青少年田径已经进入这一领域,AI互动班也开始向大众延伸K12和成人场。


除了K12松鼠AI类在下沉市场的持续渗透外,去年5月,公司还推出了成人英语AI互动类产品“开眼健学”。同时,它还在秘密酝酿一款名为“小马AI班”的高中产品。


据统计,截至目前,已有超过15所院校宣布推出AI互动课程产品,涵盖幼儿启蒙、K12、成人教育等领域。


AI互动类,非常热门。



图片



人工智能交互类,一个教育界的“顶梁柱”,并不是一个新物种。


随着2013年网络教育第一年的到来,视频课堂以其低成本、高便捷的优势,被众多企业推出。然而,近几年来,视频课堂并没有成为教学的主流,很快被直播课堂所取代。究其原因,在于录播课程缺乏交互性,完成率低,因此这些年一直被当作学生请假补课或零碎学习获取知识、观看视频讲解的存在。


直到近两年,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的成熟,已经实现了学习情境报告、自适应系统、个性化推送等功能,为改进录音和广播课程提供了条件。2018年,由录音、广播课程“重生”的AI互动课程异军突起,迅速占据人们的视野。


与传统的视频类相比,人工智能交互类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首先,每个班级在适当的时间点有一个互动环节,通过评价测试孩子对知识点的掌握情况;其次,游戏化、突破性的模式设计可以吸引孩子的注意力,从而增强他们的兴趣和坚持性,提高班级的结业率。


更重要的是,理论上,人工智能互动课程是一种更好的商业模式。人工智能互动课程的兴起背后有一个核心逻辑:成本驱动。


与视频类类似,AI交互类完成后,组织可以无限期地使用它。随着销售规模的扩大,其边际成本将逐渐变为零。AI互动课堂还突破了大班直播课堂对教师生产能力的限制,节约了教师成本,在网络教育成本中占很大比例,避免了由于教师地位不稳定导致的课程质量波动。


制作人工智能互动课堂需要深入的教学和研究。据了解,15分钟互动课堂视频的拍摄周期约为一周。而且由于游戏、动漫、突破涉及到多种技术要素和互动环节,需要产品、运营、艺术、技术、教研等部门的调度与配合,所以难度相对较大,门槛较高。


这意味着AI互动课程更适合资金、实力和技术都比较完备的大型互联网院校的研发,但不适合新兴的中小院校,这也构筑了一条内容护城河为在线企业负责。

除了交互性和成本结构的优势外,人工智能互动课程背后还有吸引玩家的个性化教学理念。


与视频课堂相比,理论上,人工智能互动课堂可以根据学生的声音或触摸屏答案在教学过程中给予不同的引导和鼓励技巧,然后调整后续课程的难度,这是一种有效的教学方法符合学生个体的认知习惯和能力水平;与直播课堂相比,AI互动课堂可以随时启动,避免了排课的麻烦。


例如,一些人工智能交互式课堂产品可以模拟与“真实”教师的电话连接(实际录制的内容),或者将人工智能学生安排在一对多的小班中。这样可以激发有需要的学生,也可以形成学生之间的氛围。


同时,针对幼儿。“轻讲重练”的人工智能互动课程模式也符合现阶段儿童习得的规律。研究表明,2-8岁的儿童处于无意识学习状态,有很强的机械记忆,能模仿他们听到和看到的东西。


AI类等价于输入,live类等价于输出。孩子们需要投入才能更好地输出。同时,AI课堂可以满足孩子们的“表达欲”。


例如,在普通的儿童英语课堂上,一般一节课只学1-3个单词,事先在屏幕上记录的“真人”老师会引导孩子们在各种游戏场景中复述,并通过选择、拖放、语音、拼写等方法不断增强孩子的记忆力。


并设计了以学生为中心的人工智能互动课程,是传统“教与学”模式的角色交换。学生不再停留在被动接受知识的层面,而是成为一种主动的学习和实践,具有因兴趣而产生的自我驱动力。


同时,AI交互类不同于直播类质量随着覆盖范围的增加而下降,它可以通过统计、算法、引擎等手段来测试更准确的用户和课程数据,筛选等手段随着规模的增长,有利于课程质量的优化和迭代。


不难理解为什么业界玩家争相扩大AI互动类产品。


图片


从理论上讲,人工智能互动课程是一种“一资万利”的商业模式。然而,毫无疑问,目前任何一种教育产品都有利有弊,人工智能互动课程都无法摆脱现有的困境。


在这个阶段,大部分人工智能互动课程都集中在启蒙阶段。主要原因是儿童活动范围有限,认知广度和深度可控,需要学习的知识点相对简单,互动逻辑单一,教研难度相对较低;随着儿童年龄的增长,知识系统逐渐复杂,其发散性和联想性思维也不断成熟,导致教学和研究更加复杂,再加上人工智能交互课程本身的教学和研究难度较大,因此很少有玩家进入游戏。


同时,在K12阶段,家长提高成绩的目的性更强,需要看到真正的效果,而在启蒙阶段,孩子的学习本身不需要太多的外在化和暴露。每天回到家,孩子可以多掌握几个单词,多输出几个句型,家长可以发到朋友圈,晒宝宝“炫耀”,会觉得“物有所值”。


因此,不需要高效产出的年轻阶段成为军事战略家的必经阶段。但这也导致人工智能交互课程的应用相对有限,难以满足用户深入学习的需求,增加了学科和年龄段拓展的难度。

另一个受到批评的问题是技术问题。目前,人工智能的语义语音识别技术并没有达到100%的准确率。


在微信聊天语音识别或一些音字转换软件中,一些文本转换错误或语音模糊片段,听者可以通过对话情境和对方的表情联想和推断出准确的内容习惯,不影响整体沟通效果。


但对于儿童,尤其是第一次接触语言学习的儿童来说,技术的“容错率”很低。一旦孩子在启蒙阶段养成了发音不准确、阅读不准确的习惯,很容易形成固化的思维,这将对他们今后长期的语言学习产生一定的影响。同时,幼儿本身也处于“牙牙学语”学习说话的阶段。他们越早学会纯正的外语发音,就越快适应将来的学习。


此外,人工智能在课程中的比例是多少?


从表面上看,人工智能的主要作用在于语音识别和实时交互。此外,人工智能的因素集中在15分钟,20分钟的情境课堂通过各种形式触动儿童的多种感官,通过反馈智能地分析儿童的学习状况。结合后台强大的数据库,为孩子提供“适应性”的学习环境和个性化的锻炼内容,形成适合孩子的发展路径,从而调动孩子的学习积极性,提高学习效率。


问题是这是一条相对理想的智能反馈优化路径。经过一次用户体验后,他在网上公开表示:“目前,一款英语启蒙产品的学习方法还是比较传统的,就是让孩子先看视频,然后再练习。视频中中外老师与孩子的互动也较少。虽然他们宣传自己是人工智能课程,但最多也只是弱人工智能课程,其实质是纯视频课程,


用户答错后,系统会有安慰,答案会很有启发性。但部分用户的回答不会影响后续的课程调整,课程仍会按照之前录制的内容和顺序进行。可以看出,现阶段交互性还比较初级或不是很智能。


所以现在,人工智能在课程中的作用只停留在辅助阶段。儿童的真实学习状况不能完全通过问答或互动选择来反映。人工智能在课程中的深层次应用值得长期关注。


还有网络教育总是围绕着“情感缺失”的困境。教育产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离不开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在漫长的学习过程中,除了金币和剧本奖励制度外,更重要的是得到老师的认可和鼓励。


为了弥补这个问题,很多AI互动课堂都配备了真人导师的角色,通过微信学习群、打卡回馈等模式帮助学生更好地完成学习过程;一些机构设立了IP虚拟学习伙伴的作用是满足学生的情感寄托,发挥学习伙伴的作用。


然而,配备了真正的导师,无疑会让AI这个原本轻量级的产品“更重”,人工成本的上升也会增加客户的单价。除了教师的角色之外,AI互动课堂并没有打破启蒙产品需要家长和孩子共同参与的痛点,孩子自控能力弱,需要在家长陪同下的晚上或节假日适度学习,这并不能减轻家长的负担。


图片


人工智能交互课程正成为商业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


首先,赢得客户。


刚性需求产品目前流行的客户获取模式主要有公开课、体验课、助教礼盒等,生产成本不低,但往往以低价的名义大规模销售,这最终导致了行业内的低价排水战。客户获取成本越高,甚至出现“赔钱赚吆喝”的现象。人工智能交互课程以其交互性强、成本低、规模扩大等特点,逐渐成为企业接触前端用户的选择之一。


其次,由于内容深度不够,用户生命周期短,交互形式单一,效果有待考虑,客户价格低,很难作为产品独立开发。目前,人工智能互动课程正逐步从独立的课程形式演变为公司整体产品矩阵中的前端客户引擎。


第二,做下沉。


这是攻击下沉城市的主要战略之一。近年来,人工智能互动课程逐渐成为一种主流的游戏方式。首先,AI互动课程不受高素质教师生产能力的限制,理论上适用于各种场景和领域,覆盖范围不受限制;其次,与直播课堂相比,AI互动课程的客户价格更低,而普惠方式更容易满足下沉市场的消费需求。第三,AI互动课堂既能满足幼儿随时、连续、频繁的内容输入需求,又能满足“一对一”的体验,符合家长的期望。


然而,需要讨论的是人工智能互动课程的覆盖范围有多大?传统的录播课都是预先录制好的视频,可以提前下载,然后离线观看,但目前,由于人工智能的即时性,人工智能交互课程只能通过网络进行学习。这意味着AI交互类不能像传统视频类那样覆盖那么多场景。


第三,本地化。


一直以来,在线直播课堂是很多用户学习问题解决技能或辅助学习的渠道之一,用户的主课将回到线下课堂主要原因是活教材缺乏地方教研属性。在过去的两年里,针对下沉市场的人工智能课程产品已经推出,包括爱的学习和未来魔法学校。该课程可根据不同年级、不同学科、不同学习章节、不同知识点的用户进行分解,录制并制作成具有教具和教学场景的互动性强、趣味性强的内容课程。根据当地的教学环境和节奏,b端客户可以结合自己的AI互动课程产品,满足当地的教学和科研需求。

第四,离线。


作为一种网络产品,人工智能互动课堂无法摆脱网络教育的弊端。不过,在AI互动课堂上,有一款特别的玩家松鼠AI,它利用AI老师的1对1+授权合作,在线上线下拓展全国。目前,其线下教育中心已覆盖全国700多个城市,在校生超过1000万人。


扩展背后的逻辑是:依托线下课堂AI互动课堂可以满足线下现场教育的需要,实现对学生的监督,同时也满足情感和社会的需要;同时,它还可以打破大型网络课堂师生个性化匹配和教学本土化的问题。


但总体而言,AI互动类市场并不存在主导现象,消费者对它的认知刚刚萌芽。市场亟待引导和教育,市场参与者仍有机会迎头赶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