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教育机构文都考研从董事长到老师集体跳槽了

教育机构文都考研从董事长到老师集体跳槽了(图1)

任彦翔、谭建波、何开文、刘亦南组成两队在路中间互相攻击,“新文道”和“老”文都在法庭上互相厮杀近日,知名考研培训机构文都教育上演了一出精彩的工斗戏。




要点:


1. 在“甜瓜”的表面。

2. 继续,深挖。

3. 教育不能太商业化。

4. 380万研究生的市场是

5. 名师不等于包揽一切。

6. 考研时代

7. 传统考研市场改革的“前夜”。




01

在“甜瓜”的表面。


图片


昨晚,也有一些热门搜索,比如作为“本土案例”、“美国大选”和“郑爽事件后续行动”老师的名字。无论是空中的谩骂,还是很多人的“撕心裂肺”,一下子让吃甜瓜的人知道,文都考研的名师们都离开了,成立了一个新的教育品牌,而争议最大的何开文成为了新公司的董事长。表面上看,可能只是因为种种原因,响应考研号召的名师集体请假。但真的那么简单吗?



02

走吧在前面,深入挖掘。


新文化和道教教育是一切的融合体。公司于2020年12月30日注册成立,今年1月16日正式成立,但与文都教育有很大关系:公司法人为文都教育原副总裁,拥有何开文、唐家峰、蒋中庭、万磊、余炳森等30多位大师,1月16日前仍保持文都称号。业内人士推测,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仍然是文都教育创始人、前董事长冯小平。


到目前为止,“文都被新文道掏空”这样的讨论开始在微博和智湖中发酵。名师任彦翔、谭建波燃放鞭炮点燃舆论高潮。他们指出,何开文担心个人品德,排斥同事。同时,他们还占领了组织的交通,威胁到管理层和特许经营商。“榨干文都精髓”后,他们成为新文道董事长。冯小平为什么失控?那位名师为什么离开?文都管理层的变化和困惑从何而来?



03

教育不能太商业化。


纵观文都教育的混战,我们发现资本、流量、加盟商等因素相互碰撞,但只有学生失踪。


文都教育于2016年8月8日在新三板上市。在募集资金3828万元后,文都教育于2017年8月退市。


但冯小平并没有停止对资本的追求。{ 227 }。据接近冯晓平的人士说,温都教育在2018年初开始与IPO咨询机构紧密联系,打算登陆香港股市。


当时文都教育收入可观,2017年仅图书销量就支撑了1亿册。据知情人向西关财经透露吕老师,最好的老师能挣上千万元以上。2018年底,文都教育还获得了摩根士丹利3000万美元的投资。如果没有上市失败的插曲,那时候的文都教育就没完没了。


对于这个上市,冯小平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从2015年开始,他开始实施“拼盘计划”:收购了一大批特许学校和培训机构,进行了一批教育产业布局,剥离了亏损的国际学校业务,努力做大做强。


但最终,文都教育与各类上市服务机构分道扬镳。文都教育切断了自身上市之路,同时也埋下了乱象的源头。


管理问题首先出现。在收购了大量校园后,原来200人的队伍迅速扩大到上千人。然而,管理者并不具备相应的管理能力和经验,变化不断,过程复杂,内部摩擦开始出现。此外,被收购的机构也有投诉。公司没能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但现在原来有汤吃不上糕点的分校,积怨不断,矛盾激化。


2019年初,“文都要卖”的消息在教育投资圈如火如荼地传播。最终,MBK以2亿美元的投资成为文都教育的第一大股东,冯小平的持股比例摊薄至18.51%。同年,西安文都取得了突出成绩,领导王轩的高级管理职务迅速提升。另一方面,同年年底,冯小平又开始花钱开发此前被剥离的K12和留学业务新文达。


只能说冯小平在错误的时间上了对的车。后流行时代的K12教育不同于以往,竞争激烈。据西关金融(ID:XG Finance)相关人士透露,新文达2019年和2020年的营收一直在2亿元左右。我不知道为什么,K12在线课程业务在2020年的增长速度不如同行。与此同时,西安王校长“东奔西跑”,话语权不断增强,管理天平不断倾斜,冯小平逐渐失去了对文都教育的控制。


可能是竞争对手的战略成功激励了管理层,以王玄玄为代表的管理层上台后,开始进行“去名师”改革。“名师”路线是一把双刃剑,虽然能在短时间内吸引客流,但难以形成规模。天花板有限。预计“去名师化”路线在实施过程中会与名师发生冲突,这也预示着未来很多名师的离职。


但据报道,新汶道的业务从去年10月开始筹备,由原市教研总院院长万磊领衔。我们不知道冯小平是不是新文道的幕后操纵者。然而,看看“新闻达”和“新闻道”的名字,他们真的很像“兄弟”。根据天涯查的资料,深入了解新文达的股权结构,不难发现冯小平以董事、经理身份持有北京新文达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83.41%的股权。



04

380万研究生的市场是


图片


2021年,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报名人数377万人,比上年增加36万人,同比增长11%左右。回顾中国研究生考试市场,2016年,共有177万人报名参加研究生考试。当年招收研究生58.98万人,占33.3%。2017年,全日制硕士研究生招生合并,研究生招生人数和招生人数增加约20万人,招生比例也达到近五年来最高,为35.93%。



05

名师不等于全取


图片


但是可以名师流动带来转型?考研市场又可分为“卖课程”和“卖书”。据西关财经(ID:XG Finance)统计,近九成的考研生会选择购买名师相关辅导材料,但同时,50%以上的学生表示,在购买教材后,自学是备考的主要方式;另外,50%的考研生在备考过程中,有30%的学生会免费观看名师的视频和播报课程,而且只有10%左右20%的学生将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课程收费。在20%的付费学生中,系统培训课程仍然更关注研究生入学考试指导,名师影响因素不大。因此,名师能带来多少有偿转化,还是个未知数。



而这些名师大多是与传统考研市场和传统考研品牌同步成长的产物。也许“名师”不一定是“贤师”。越来越多的95后和00后开始拒绝那些似乎有很多话题但有很多负面消息的“坏老师”。同时,对于“赌注”这个话题,我们也需要一个更明确的结果,而不是一个似是而非的伙伴。



的时代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


近年来,各类考研教师频繁跳槽。2020年7月,李旭和唐静从新东方跳槽,互相学习。文都的谭建波也在2020年教师节宣布辞职,第二天,有人宣布它将加入橘子沙拉。其中,也有一些名师直接成为许多咨询机构的合同制教师,开创自己的知识产权时代。


文清一个月前刚考完第三次研究生入学考试。在她看来,考研市场看似名师效应,看似有其自身的光环和流动,其实却有着严重的内在卷。她告诉西关财经(ID:XG Finance)记者,对比自己三年的研究生入学考试经历,她会发现,与大三不同的是,她不会在公共课上选择新东方、海天、文都等传统品牌,但她会在各种平台上找到最适合自己学习方法的学习内容,一些学长学姐也会整理出很多考点,直接从中学习背诵可能会更有效率和效果。同时,不同学科甚至不同类型的问题,会发现不同院校的不同老师。


但文清口中的这些老师即使是名师,也不是传统院校的名师。他们更多的是逃离大机构的教师,年轻化是这些教师的共同特点。这与各种带有互联网基因的品牌不谋而合。


传统研究生入学考试市场改革的“前夜”


就传统品牌的研究生入学考试辅导机构而言,往往成立时间在10年或15年以上,但服务年限较长市场仍然非常分散。即使互联网与时俱进,线下高价班仍在为院校赚钱,整体规模也难以维持。以文都教育为例,2019年和2020年收入约11亿,传统品牌瓶颈明显。中工教育财报显示,2019年中工教育综合培训板块(考研、it等)收入16.4亿,其中考研辅导业务收入增长率超过100%。研究生入学考试辅导市场仍有很大的增长潜力。这类后来者登上顶峰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此外,近年来,网络教育、智能适应教育等模式不断更新教育教学场景和组织商业模式,而K12头网组织也不断拓展现有业务布局。猿家教的粉笔公考一直是家喻户晓的。谁能从2020年的研究生入学考试中学到什么,以及研究生入学考试市场从CET-4延伸到CET-6都在发出一个信号也就是说,在线头组织以品牌、技术、教学和科研为连续的横向和纵向战略。


在巨人即将到来的前夜,考研市场聚光灯下的许多名师依然以与教学无关的内容吸引着流量,而拥有名师的院校也沾沾自喜于一波又一波的内耗。或许,文都事件只是导火索,考研市场格局将迎来新的悲剧性洗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