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小鹅通知识店铺:在线教育不存在助推器

小鹅通知识店铺:在线教育不存在助推器(图1)

2020年,在线教育这种兴奋是前所未有的。在胡润百富榜上,中工教育、好未来、向谁学习三家教育机构的负责人都榜上有名。陈向东也创造了财富增长最快的纪录,增长了662%。

但是活泼和活泼,不一样。

“我正要坐在火箭上,突然发现没有燃料,天气条件也不允许发射。”土豆教育创始人刘伟将过去的2020年形容为无奈。

四年前,刘炜辞去了全球教育副总裁的职务,后来创办了土豆网教育,专注于海外学生的语言培训。”近年来,市场保持了10%的增长速度,阳光明媚,但网络化程度还不够,“这是刘伟最初的语言培训市场。

这场突如其来的流行病把海外培训市场带到了夜晚。在中小学和幼儿网络教育领域,则是另一番景象。

95后女孩严思敏记得,2020年春节,她在老家呆了几天后,独自一人回到广州,从屋架上租下生活设备,给全国各地的孩子们上网络课。学生人数与日俱增,课程满堂,家长咨询接二连三,新闻层出不穷。

层出不穷的网络教育产品,无处不在的广告,教育旗舰店的指数级增长,这些都成为网络教育发展不可磨灭的注脚。

1、突然袭击下的犹豫

土豆教育的发展势头一度远远超出刘伟的预期。一本雅思标准词汇书创下3天内售罄、首次印刷1万册的行业纪录。

在疫情下,“燃料”被切断。托福、雅思等留学考试关闭6个月后才逐渐恢复。下半年,出国疫情的爆发再次让不少考生改变了留学计划。

无法控制的力量使这家年轻的公司陷入困境。资金、招生和产品的压力在于每一个通宵的会议、每一个电话和无数的桌面辩论。

在疫情最严重的2月份,所有员工都在家工作。刘伟每小时都要和销售总监开会,“这个小时怎么样?”有什么新进展吗?”我担心电话销售合作伙伴会遇到棘手的问题,我想亲自打这些电话。

看来,销售和招生并不是教育机构的核心,而是冬季生存的水源和成长的命脉。

李渊有一个很好的“水源”。他在研究生入学考试机构教书。多年来,他的线下网络就像一根毛细管,保证了招生。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已将招生和送课转移到网上。

幸好,“双师直播班”早就成为这个考研机构的战略布局。优秀教师在网上讲授重点、难点课程和常规课程,并在全球范围内维护线下教学网站。这一层网络直播课程是承载疫情的基础,考生可以继续在网上复习。

大年初三,李元从山东老家赶回北京,与教研组全体教师召开网上会议,讨论特殊时期备课事宜。届时,2020年研究生入学考试笔试成绩即将公布,复试准备迫在眉睫。

现在考生最需要什么?心情怎么样?第二轮面试是推迟还是在网上进行?如果是网上的,怎么准备?李元带着教研组一次次开会,确定了特殊时期的课程计划。

尽管困难重重,原定于3月份开课的课程还是提前到了2月份。”学生们在家里非常害怕,上课可以让他们感觉平静一点。”李媛说。

一方面,我们正在为2020年候选人的最后审查做准备,另一方面,对新候选人的审查也在陆续展开。原本依靠线下教学点招生,在疫情败露下,下一步招生工作如何开展?

许多组织选择去电子商务平台寻找活跃的在线消费者和潜在的学生。数据显示,1月份以来,平均每月有1000多所院校落户淘宝教育。学而思、新东方、类人猿辅导、作业辅导、清北在线学校、瓜瓜龙、斑马艾班、流利口语等机构都在竞相角逐。

这与过去10年服装、消费电子和美容等零售业的数字布局非常相似。目前在线教育正在经历一轮迁移,这导致了淘宝天猫教育产品的爆发式增长。“双11”期间,教育产品消费增长近七成。

2、站在营火外。

活泼并不能均匀地填满每一个空白。

根据经社理事会电子商务中心数据,到2020年,我国网络教育领域融资案例将达111起,融资总额将超过539亿元。融资件数创近五年新低,但融资额创五年新高,同比增长267%。其中,ape辅导和作业辅导占行业年度融资总额的70%,十大项目占总额的86%。

网络教育之火,大多数人看到的只是硝烟。在某种程度上,资本意味着活氧,随之而来的是教育供求的再耦合。

刘伟第一次感到“缺钱”,“成人培训没有感受到资本的热度”。我们从事这个行业已经很多年了“我今天过得很好,一下子脑袋就被打了。”

另一个现实问题是,一年内出国留学考试的报名人数只有几百万,培训市场的天花板很明显。再加上国外疫情的爆发,很多人感到沮丧。2020年下半年,许多同行开始寻找新水源,拓展CET-4、CET-6、研究生英语等业务。

刘伟想的是,冬天怎样才能进入新的轨道?既然进入新赛道没有绝对优势,为什么不坚持原来的赛道,等到冬天过去,才有足够的起飞能力呢?相反,开源不就是“画地牢”吗?

刘伟最终选择先留在原来的赛道上。或许正是这种足够坚定的判断,让土豆网教育在语言培训行业获得了一笔难得的留学资金,并在寒冬中获得了一把火种。

如果水源没有开发新的轨道,那是什么?刘伟的答案还是学生。

哪些场景是候选场景?品牌的招牌应该放在哪里?消费者更经常出现在哪里?哪些平台占用目标受众更多时间?哪些平台可以帮助学生更方便地决定购买课程?

这些问号也在李渊面前盘旋。传统的“传单、讲座、海报”招生三轴失灵的疫情,如何寻找有潜力的生源?如何让考生报名上课更方便?

李元和他的团队把目光投向了这条线上,“既然研究生入学考试教材能达到淘宝天猫99%以上的学生,为什么不把课程放在上面呢?”2020年底,李渊机构的天猫旗舰店正式开业,原本线下招生、教学的运营模式开始转轨。根据淘宝天猫公布的数据,其月活跃用户超过8亿。

家长赵云也发现,淘宝信息流中的教育产品越来越多。电梯、公交车广告常见的作业帮助、猿类咨询、学而思等,还有一些从未见过的教育品牌会不时出现在“猜猜你喜欢”中,更方便的是“三班倒”。

这不仅仅是孩子们的在线课程。在一台咖啡机、一盒无糖苏打水和一袋尿布的后面,是定制的知识产品。购物平台上的知识流动越来越明显。

赵云还会特别关注淘宝直播室的网络课,问主播什么课适合自己的孩子。像赵云这样的家长,是闫思敏日复一日坚持直播课的动力。

3、把孩子放在工作室里

5月份,全国中小学开始返校。阎思敏松了一口气。经过几个月的连续轮换,她辞去了在线教师的工作,停下来观察这个行业的烟雾。

在几个月的空白期之后,她决定从一名教师变成一名主播。

但是,这不是非典型意义上的锚定。3号、2号和1号上都没有链接,几个小时内货架上也没有几十种产品。相反,严思敏的豌豆思维店直播室需要在连续的直播中向观众介绍同一批次的产品。

每天晚上七点,直播室的灯亮了,摄像机也对准了。这个95岁的女孩,淡粉色眼影,浅黑眼圈,总是和邻家姐姐一样友好。三个月内,100多个节目在不知不觉中播出。为了这份工作,她习惯于下午上班,半夜下班。严思敏说这是“非高峰工作”。

,她还记得直播的前两个小时,只有几笔交易能让她一晚上开心,现在交易量增加了几十倍。在双11、双12这样的全民消费嘉年华上,每天总共直播10个小时,她也习惯了,“观众容易聚集,也容易分散。我们必须想方设法出口干货来保存它们。”

严思敏知道,教育直播不是为了表达美味、易用、好看、实用来吸引消费者,而是为了解决不同阶段孩子的学习问题。父母对折扣和礼物不太敏感。对于以豌豆思维为导向的2-12岁孩子来说,她就像一个掌管多个年级的老师,每天都在网上召开家长会。

网络教育的发展催生了越来越多的新工作。新课程的销售场景使现场教学成为年轻人找工作的新尝试。

在淘宝直播室,还有教育机构的“校长主播”和研究生入学考试圈、法学考试圈、会计考试圈的“名师主播”。张雪峰、徐涛、刘晓燕等教育圈“名嘴”的考试讲解、直播话题也放到了淘宝网上。

对于直播,李元和他的教研组一开始并不适应。他们担心上不了好的直播课。

线下,教室再满,也会影响几百人,但直播一开,屏幕前就有几千人,压力可想而知。但李媛知道,无论是教学还是招生,都将不可避免地实现数字化和网络化。

三年前,李元的第一节现场课是对考试大纲的讲解。他仔细地安排了一下。毕竟,这是上万人上的第一堂直播课。不管他的教学经验有多丰富,他总是莫名其妙地紧张。

这些年来,李渊在他的咒语里加了一个“对”。谈起一个话题,他总是习惯于问“对”。这是多年来现场上课形成的习惯。我们要想象学生在屏幕前的互动,继续问问题。

随着研究生入学考试教育旗舰店的开张,淘宝工作室已经成为李元和同事的常住地。这些对网络操作略显陌生的老师开始将平台搬入演播室。他们不习惯说“宝贝”和“链接”,但知识产品通过直播室一个接一个地占据着学习者的购物车。

4、一切都可以过去。

如果我们说一件衣服或一张纸巾可以通过c2m(根据消费者需求反向定制产品)的逻辑进行转化,那么教育产品如何“量身定做”?

在刘炜看来,今天的教育已经变成了生活必需品。每个年龄段的人都有实时的学习需求,相应的教育产品应该放在消费者最容易接触的地方。但是容易接近并不意味着容易做决定。

如何使教育产品的决策更容易?花费数万元的语言培训课程确实需要电话推销,为考生做更详细的介绍。除了一对一的高价课程,1000元的产品还能做吗?我们能做一个短跑课程吗?就像卖一袋大米一样,传统零售业只能扛着整袋50斤。但事实上,300克瓶装大米在年轻人中也很受欢迎。

转化为留学语言培训,不同基础、不同时段、不同教学形式的变量可以创造出相应的产品,帮助考生更轻松地做出决策。

在新的一年里,打磨产品的展示力成了刘伟的新意:淘宝上的用户在什么情况下能看到产品曝光,哪些功能能吸引他们点击进来?我们用什么产品给用户带来更多价值?他们想浏览什么样的产品描述?最后,如何在规范化描述和产品质量上“自订”?

在淘宝的“商城”里,很多年轻人习惯了“自助购物”,购买标准化课程也不例外。

“今年压缩了首席执行官在两三年内应该学到的东西。就像和整个团队一起拍X光片,显示核心和方向。”刘伟说。

如果说刘炜是土豆网教育的排头兵,那么李渊是土豆网教育组织的中心,教学质量是他的主要KPI。

与考研圈流行的名师效应相比,李源认定名师是考研培养的一种方式,而中央厨房模式则是另一种独特的价值。该机构生产稳定的优质教育产品,可通过天猫旗舰店的窗口提供给考生。

网络教育是最好的选择吗?对于刚刚离校的95后学生严思敏来说,答案还不够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小小的直播室里,逐渐聚集的人气让她越来越有职业自豪感。

“只要我们努力,一切都能过去,一切都能来。”李元说。

网络教育可能没有火箭,但缓慢攀登的网络教育正在发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