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据传:文都考研著名教师“出走”

据传:文都考研著名教师“出走”(图1)

近日,新文道教育(简称“新文道”)通过其官方信息渠道进行对外宣告中国正式开始成立。原属文都教导的何凯文、汤家凤、蒋中挺、万磊等考研讲师,以新文道考研讲师的身份涌现。

据了解,杜文教育成立于2005年11月3日,以考研、博士建筑师专业考试教育、国际教育业务等大学生应试教育为重点,以教育培训业务为基础开展相关图书策划和发行业务。

相较其余讲师,何凯文、汤家凤等考研讲师还有着此外一层身份,领有更多粉丝数的他们也被称为“考研名师”。截至发稿,何凯文微博粉丝数为973万,其微博认证为“文都教育学生考研学习英语作为首席教师主讲各种名师”。

正因为如此,芥末堆注意到,新文都教育的成立引发了相应的问题,即文都教育考研讲师成立新公司集体跑路,还是有其他原因?

何凯文回应:创立中国新文道属实,系与文都教育发展理念进行不合

依据1月19日微博“新文道教导”宣布的《对于集团高层管理人员及专家团队任职的决定》,何凯文被任命为集团董事长兼总裁,万磊被任命为集团董事会监事、集团大学教育教学研究总院院长。同时,何凯文、汤家凤、蒋中挺等人均被聘任为新文道首席考研讲师。

据传:文都考研著名教师“出走”(图2)

《何凯文》以芥末堆证实了新文方式为他和几位名师共同创办。

对离开文都教育的原因,何凯文解释道,文都教育2019年引入社会资本主义开始进行大举去名师化,“文都要通过打造一个流水生产线上的老师,而且可以跟随了文都十几年的加盟商,现在也纷纷为了不让自己加盟了,要收归直营。再加上温杜内部高管的离职,以及公司创始人的离职,导致了他的离职。

考研学生数学专业讲师汤家凤同样向芥末堆表示,因现阶段文都教育的理念与自身的教育发展理念不一致,所以我们选择员工离职。

但汤家凤并没有对是否加入新路给出正面回应。他只提到,“我会和这边我们一起生活打拼自己从事社会教育工作十几年的好朋友给他们上上课,但是我是个自由人。”

据传:文都考研著名教师“出走”(图3)

1月21日,知乎《新文道教育》发布《严正声明》称,新文道与文都教育没有任何股权或其他关系。随后,芥末堆联系了文都教育,据其提供的《关于企业近期情况发生的网络社会不良言论进行说明》(简称《说明》)也佐证了这点,“新文道与文都教育发展无任何隶属关系,为部分人员离职管理员工可以创办。”

据传:文都考研著名教师“出走”(图4)

芥末堆随后致电文都教育学生对于中国新文道所述研究内容可以予以求证,相关企业负责人表示:“公司这边暂时先不做解释”。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前述《说明》中提到,目前新文道相关工作人员进行一系列违规违法犯罪行为方式已经发展严重损害文都品牌形象,相关管理部门已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作为回应,新文道在一份严正声明中表示,公司没有侵犯他人合法权益或做任何违法的事情,并将对任何诽谤或损害新文道商业声誉的行为采取适当行动。

对于出走后,原文都教育培训学员的课时我们如何进行解决,何凯文表示,还是会继续学习授课。“至少,它应该是在某个时间点上,但在这个时间点结束后,有一个清算学生费用等各个方面的程序。”但目前发展时间点双方还在进行协商。

机构与名师间的博弈史

事实上,教育领域名师的离开并不是什么新鲜事。2014年,新东方名师韦晓亮、翟少成脱离新东方后成立了出国留学测验办事平台智课网,随后20余位原新东方名师加入,曾引起讨论。

在平台创立的早期,机构与名师长期发展处于一个相互成就的状态,机构可以依靠名师招收学员、树立良好口碑,名师依靠政府机构不断增加曝光量,建立完善自己的IP。

在接受芥末堆采访时,曾在某上市教育公司担任分校校长的名师《王亮》(化名)表示,名师是院校研发教学的基础力量,院校也是名师选拔、培养、成长的平台。

何凯文在芥末堆举办的“GET2018教育中国科技大会上”曾做过一个题为《名师IP化,对机构是机遇发展还是一种挑战》的主题进行演讲。他在讲话中说,"我个人觉得,我们更可能不把名师和机构互相反对,甚至一个假命题叫'成为名师'。”

“居然还有人觉得自己真的我们可以“去名师化”,觉得老师只要有名了就会对企业机构发展造成影响极大的挑战。我觉得教育机构可以不用担心,而且我作为一个老师来讲,我觉得自己很多事情是我不能做的,我愿意和机构进行合作。何凯文在他的演讲中说。

但事实上,明星企业讲师与平台的博弈却始终发展存在。随着平台的不断壮大,名师有了自己的流量,减少了对机构的依赖,开始寻求更大的价值和兴趣空间,而机构在树立自身品牌价值的同时,为了降低名师跑路的风险,建立标准化的师资培训体系,“去名词化”成为其重点。

据传:文都考研著名教师“出走”(图5)

图片来源:何凯文微博

1月19日,在微博“新文道教育”发布《任职时间决定》之后,何凯文在其发展个人微博上发布“流量是原罪。用英语怎么说交通?"推特投票。

另一重要方面,由于金融机构与名师的长期发展合作经济关系,因师资、教研、学员问题,关系从合作学习变为竞争后,还会引起学生一定的法律纠纷。

2016年,一批司法培训指导员离开了公司,建立了自己的门户网站,创立了瑞达公司。2017年11月,厚大公司以瑞达公司劝诱、“挖角”其多个不同学科的独家授课讲师的行为可以构成进行不正当市场竞争环境为由,将瑞达公司起诉至海淀法院,请求人民法院判令瑞达公司没有停止侵权,并赔偿中国经济发展损失1亿元。

2018年2月,大瑞公司以公司使用“最强师资阵容”口号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责令其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大瑞公司经济损失和合理费用共计2000万元。

曾推行名师策略,文都教育如今何去何从

在考研上,文都教导曾长时间奉行名师战略,何凯文、汤家凤、蒋中挺、万磊等一度成为文都教育品牌宣传的重点。

2016年8月,文都教育进行挂牌新三板。文都教育2016年财报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公司总资产为4.3亿元,净资产总额为2.01亿元。报告研究期内,公司可以实现企业营业成本收入3.91亿元,净利润为1138.21万元。

仅仅一年后,即2017年8月,文都教育宣布,由于运营和发展战略的调整,将退出新的三个董事会。摘牌不久后,创始人冯小平接受亿欧采访时表示,上新三板企业就是我们为了社会规范管理公司化流程,文都教育的目标市场一直是主板上市,并透露自己公司发展计划2018年进入中国上市进行辅导期,2019年正式申报IPO。

在接下来的3年里,虽然有传闻称文度教育计划上市,但并未向外界透露真正的消息。

在业务发展方面,退市后的3年内,文都教育可以通过企业自筹资金的方式,全资公司收购北京市海淀区中律华成培训管理学校以及旗下的敏行法硕和中律司考。

此外,2019年,文都教育将其中小学和国际教育业务划分为新文达教育技术集团(”新文达教育”) ,其中冯小平家还担任文达诺瓦教育集团的董事长。剥离中小学和国际社会教育管理业务后,文都教育工作本身专注于考研和职业发展教育。

就考研市场规模而言,教育部统计显示,2021年考研人数为377万人,比去年同期增加36万人,同比增长10.6%。纵观近五年的考研学生报名信息数据,从2017年到2021年,考研进行报名参与人数由201万增至377万,增长了近2倍。

考研热潮促使考研市场变得日益“扑朔迷离”。跟谁学去年也宣布,将旗下K12业务进行合并具有至高途课堂,子品牌“跟谁学”则专注于考研学生留学等成人教育业务。

现在,明星讲师们出来,面对日益"内卷"的考查市场,留下名师后未来的教育会怎么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