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二

早教巨头金宝贝是怎么做科技化的?

图片

图片
本文约3300字,阅读需7分钟

来源 | 浪潮新消费
作者 | 白帆

 

原本就已红海的早教行业,变得更加沸腾。

 

早教集团向科技延伸,K12教育向学前延伸,互联网企业向早教延伸,有人希望在这里找到第二曲线,有人希望在这里找到流量入口,有人希望在这里找到变现模式……

 

2018年,金宝贝首席教育官翁翔坚创立了金宝贝科技并出任CEO,希望打造 0-6 岁⼉童线上线下互通的全产业教育服务平台,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服务更多家庭和儿童。

 

此外还有更多的企业、资本、技术、人才蜂拥而至,给早教行业带来了更多可能性的同时,也让市场上出现一些“杂音”。


技术真的能颠覆这个行业么?什么才是真正的早教OMO?关注流量获客还是关注产品本身?还有人踏实地做教育这件事么?是让家长不断焦虑,还是让孩子不断成长?


图片

金宝贝科技创始人翁翔坚

 

针对以上问题,浪潮新消费对翁翔坚进行了采访,从中了解到了翁翔坚和金宝贝的一些思考、实践以及答案……



01

传统企业借助科技寻找“第二曲线”


早教是一个比较传统的行业,主要有三大痛点。第一,用户年龄特别小,服务特别重。第二,早教行业严重依赖于人。第三,模式严重依赖于线下,各地门店连接效率低,无法形成合力。

 

提到早教就不得不提金宝贝。金宝贝于1976年在美国加州成立,如今已经成立接近半个世纪。


可以说,金宝贝开创了早教这个行业。这个早教巨头更是在全球40多个国家拥有过1000多家门店,2003年开始进入中国,目前在中国也有600多家门店。

 

早在2018年,金宝贝就开始考虑科技化和数字化的建设。

 

彼时,金宝贝高层深刻地意识到:唯有拥抱科技,金宝贝才能从原来的第一曲线探索出第二曲线,才能穿越时代、行业和企业的周期,成为一个延续到百年的品牌,继续引领和定义早教行业的未来。

 

《创新者的窘境》里提到一个观点,成熟的大公司是很难自我迭代的,唯一的方式是把公司的元素和外面新的元素组合起来。

 

翁翔坚是互联网行业的老兵,从自己创业到去腾讯和阿里工作、再到成功将AI教育公司运营上市。


从通信、PC端、移动端、再到AI和产业互联网,他不断看着技术行业发展变迁,对“AI+教育”或者“教育+科技”也有深刻的理解和实践。

 

翁翔坚表示:“AI、OMO、数字化、产业互联网这些技术和模式,需要跟具体的产业结合起来。早教算是一个很传统的行业,过去十几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不妨大着胆子去试一试,说不定是有机会的。”



02

技术是工具,最终要为产品和业务服务

 

伴随众多新技术的产生,很多从业者反而更加焦虑迷茫了。在翁翔坚看来,一切的技术都只是工具,都是为产品和业务服务的。AI也好,OMO也好,数字化也好,产业互联网也好,都应该为企业具体的产品和业务服务。

 

拿金宝贝举例,技术主要能带来两点改变。

 

第一,降低成本,提升效率。

 

金宝贝有600多家门店,以前上课需要排队人工签到。做教育的都知道,签到和上课其实是消课的表现,跟财务相关,是极其重要的事情。


金宝贝科技做了一个升级,向全国门店投放了1000多台“数字签到机”,家长通过手机即可签到消课,同时还能自主查看课表、预约课程以及请假等。

 

技术仅在这一个点上,就降低了金宝贝所有的门店前台投入。整个链路实现了数字化,既降低了成本,又提高了效率。

 

图片


第二,业务模块更加多元化。

 

传统的早教中心扩张速度很慢。金宝贝通过技术,让业务模块更加多元化。


针对门店场景,金宝贝有育乐课(Play)、音乐课(Music)、艺术课(Art)以及新增的拼搭课(Project)。针对家庭场景,金宝贝上线了金宝贝启蒙APP,推出订阅制家庭早教课程和益智玩具。

 

安索夫在《多角化战略》文章中强调“多角化是用新的产品去开发新的市场”。类似,企业通过科技实现业务多元化,就能立足不同的场景,触达更多的人群。


金宝贝就是通过科技化和多元化,实现了“上云”和“入家”,进而让金宝贝“无处不在”。

  


03

O2O是“搬运”,OMO是“融合”


翁翔坚告诉浪潮新消费,O2O和OMO是有本质区别。

 

O2O实际上是服务的搬运。比如美甲加个上门,把美甲服务带到家庭场景。比如补习加个上门,把培训服务带到家庭场景。今天很多企业做OMO,仍然还只是“搬运”。


比如一些上课的课件不改,直接放到家庭场景里。而真正意义上的OMO应该是一个融合的概念,之于线上,之于家庭,是独立且完整的新场景,对于新场景应该有不同的解决方案。

 

在线下门店场景中,除了上文提到的“数字签到机”,金宝贝还通过科技让孩子的成长轨迹连点成线。


入学前,APP生成“测评报告”形成孩子能力发展轨迹的起点;入学后,老师将观察和记录孩子课上的表现和能力分析,以“随堂反馈”的形式发送至APP,家长可以直观看到早教的效果。

 

而在家庭场景中,金宝贝“家庭早教核心课”通过“月龄课程”加上“月度绘本教具”,让家长轻松在家早教。


月龄课程是系统智能匹配,按月解锁四大课程,包含音乐课、育乐课、艺术课、亲子共读课。月度绘本教具则包含原创绘本、艺术材料包、IP教玩具等,按月寄送到家。


家长可以结合教玩具,和孩子一起亲子互动,互动场景可上传至APP,记录宝宝成长瞬间,还能得到线上指导师的评价反馈和学习方案。

 

图片 

虽然不同场景的具体课程内容不尽相似,但整体的理念框架却是完全一致的。无论是学阶目标、课程理念和课程模块,还是主题活动、会员服务以及使用的教玩具,都呈现出高度的统一和融合。

 

在金宝贝的OMO实践中,线下和线上,门店和家庭,真正做到了“神似而形不似”。

  


04

金宝贝的“产品价值观”


1、“只要产品足够好,本身会自带流量”

 

翁翔坚认为,流量是比较多元的,会从各个维度流进来。可以来自用户的口碑推荐,可以来自应用市场的曝光,可以来自内容载体的传播。


还可以来自各种新兴渠道,如抖音、快手、朋友圈等。也可以来自一些零售产品,如淘宝天猫上的玩具等等。

 

相较于目前市场上比较流行的通过裂变、社群、打卡等方式获取流量的做法,金宝贝更多地是思考如何做好服务和产品,同时也把更多资源投放到做动画、做IP、做供应链、做教玩具、做原创绘本等方向。

 

“我当年在一家教育上市公司,就有很多人来问,运营怎么做?营销怎么做?获客怎么做?如何高增长?”翁翔坚称:“我的核心观点一直是,只要产品足够好,本身会自带流量。”

 

2、“孩子脸上的笑容才是检验早教产品好坏的唯一标准”

 

在很多同行看来,金宝贝研发的益智磁力玩具,有点像消费品里的爆品逻辑。翁翔坚表示:“在我看来,爆品其实是命中了用户的需求。金宝贝的早教课程能在线下持续四十多年,本身也是一个爆品。”

 

从短期的商业价值来看,翁翔坚希望自己每一个产品都能成为爆品。从长期的用户价值来看,翁翔坚希望自己的产品对用户是有价值的。


“我们更关注的是能不能持续地生产爆品,这个爆品能不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以及这个爆品是否符合我们的品牌理念和学术框架。孩子脸上的笑容才是检验早教产品好坏的唯一标准。”

 

3、“在金宝贝的产品设计里,欢乐和成长一直是关键词”

 

现在市面上有很多互联网公司在做教育课程,会习惯性地做一件事情,让父母焦虑,让父母消费,让父母觉得需要解决问题。金宝贝则比较重视小朋友本身,一切从孩子出发。


翁翔坚认为,0到3岁最重要的不是教会小朋友一项技能,而是帮助其建设一个底层操作系统,鼓励孩子通过“玩”建立运动、思维、社交等方面的自信。


“2018年那会儿我们可以直接做英语,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这个方向更容易赚钱。但我们还是选择坚持做音乐、做艺术、做游戏。
我们今天面向家庭做各种各样的产品,都是为了提升小朋友整体的底层能力。在金宝贝的产品设计里,欢乐和成长一直是关键词。”

 

目前市场上有很多教育的杂音,一些互联网公司急功近利,短期看会有一些增长点,但长期看肯定会出问题的。


按照金宝贝和翁翔坚的理解,教育应该有自己的节奏,要把互联网等技术当做工具,提供更好的产品来服务更多的用户。

 


05

结语

 

纯看早教服务,这是一个规模超过500亿而不到1000亿的市场。但早教有非常强的渗透性,比如可以跟母婴、消费结合,这时候市场规模将会倍数扩张。

 

庞大且可期的市场,让众多玩家纷至沓来。相较于传统的早教机构,很多互联网企业手握先进的技术和模式,开口流量,闭口转化,颇有“颠覆者”的感觉。

 

作为早教行业的巨头,金宝贝从2018年开始自我革命和自我颠覆。AI、OMO、数字化、产业互联网等等,都成了金宝贝迭代升级的工具和武器。


同时,在教育理念和产品价值观上,金宝贝又化身“坚守人”,坚守着自己相信了近半个世纪的理念,最终让用户享受到更多元更优质的服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